歡迎光臨遼寧虹京集團官網!優質磷酸三鈉訂購熱線:0429-2607555!

  •  
  •  
  •  
  •  

新聞中心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新聞中心媒體焦點 > 遼寧撫順御龍灣:十年5000萬投資的陷阱

遼寧撫順御龍灣:十年5000萬投資的陷阱

日期:2016年12月30日 11:13

快乐时时彩计划表 www.kdddr.com 十年時間,房價長了多少倍?

  十年之間,大白菜長了多少倍?

  提起在遼寧撫順經濟開發區的5000萬投資,遼寧葫蘆島市虹京集團董事長楊清明激憤難抑。2007年來自撫順市的一次投資邀請,一次滿懷友誼、友善又充滿憧憬的投資,變成了一場夢靨。記者采訪之后,更是感到了老東北工業基地的沉淪,不僅僅是因為缺少資金和投資者。

  這個投資案并不是一個孤例。本省企業家,在省內跨市域投資尚且如此充滿不確定性,那外省的投資者呢?

  當一撥撥出關的東北各級政府招商團隊下溫州,去上海,飛深圳,進香港,甚至去新加坡、美國招商,更多的充滿表演和做戲的成份。一個個沒有誠意、缺少責任心,又處處推諉扯皮的基層政府部門,不能蓄商、養商,不能制造資本增值的氣場,那一場場隆重、奢華的招商會,真的會獲得投資商的青睞嗎?

  答案也許是否定的。

  “遼寧之所以又一次GDP墊底,和惡劣的官場生態與法制環境,不無關系。”多家媒體發表類似評價。

  是的,虹京集團在撫順經濟開發區高灣的傷心故事,具備了在東北投資者的典型特征。

  第一節 J:感激涕零的引資者

  2007年,虹京集團來了一位女性引資者李月英。她任法人代表的撫順天麒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在撫順經濟開發區高灣開發的御龍灣項目,資金干涸,誠需引資。

  因為有好朋友引見,談判進展的順利超出她的想象。

  雙方約定,虹京公司委托某自然人做為集團代表,投入5000萬人民幣,用于解決天麒公司的歷史遺留問題。天麒公司以旗下34#、35#兩塊總面積228畝的土地入股,做價1800萬,雙方利益均分。為了給“5000萬”資金吃定心丸,李月英做為天麒公司法定代表人和實際控制人,和另一股東李樹祥承諾,把自已實際控制的天麒公司50%股權無償轉讓給楊某。而虹京公司做為投資商,只希望完成合同約定的開發項目即退出,退出后再把無償獲得的股權無償轉給李月英及其他股東。

  這個只有屈屈800萬注冊資金的由幾個自然人組建的小公司,一下子引入了5000萬資金,御龍灣小區隨之啟動。這一切讓李月英感激涕零。

  2007年,是全球性金融?;那耙?,那時期,各個企業都面臨現金流短缺。正是這筆巨款,讓天麒公司平安度過了2008年的金融?;?,并迎來了房地產市場的強勁反彈。

  第二節 Q:5000萬投資與800萬資本金

  2008年國家4萬億資金的注入,讓房地產業迎來了新一輪上升。撫順天麒公司開發的御龍灣小區同樣獲得賺錢效應。28萬平米開發面積,接近于零地價,按均價4000元/平米賣出,近10億人民幣的回款,利益前景巨大。

  但虹京集團逐漸發現,問題出來了。隨著市場回暖,那個謙恭的引資者態度變了。隨著現金回流變好,自己投入的5000萬權益受到了挑戰。

  虹京集團要行使股東權力時,才發現5000萬資金對應的股權,并不能對抗引資人。他們認為十分友好的一紙帶有承諾一與保證性質的合作協議,并不能實際落實和履行。

  見財起意者在商場中履見不鮮。任何一份嚴謹的合同都不是攻不破的防火墻。古人云,防君子不防小人,但一份也許更多的具有道德約束力的合同被下做的利用,某些條款隱含的問題就會被刻意放大。

  楊清明嗅到了不友好的氣息。他最初僅派出兩名管理人員,但天麒公司的收入與支出并不對他們透明。在股權變更完畢后,他真正地意識到,不但對方許諾的利益很難得到,連本金都面臨拿不回的風險。

  虹京公司加派了多名管理人員,但同樣被駕空。50%的股權承諾如同虛設。接著虹京集團再次派出的人員受到了更加苛刻的對待。成本,支出,收入,各種財務數據都變得詭異。據后來虹京集團多份舉報材料顯示,合股的公司項目被李月英團隊挪用資金“數額巨大”。

  虹京集團只得采取了緊急制動措施。

  但為時已晚。

  道德的友好面紗撕下時,虹京集團發現其實對方早已經在合作協議中,就給自已埋下了地雷。

  地雷爆炸了。

  虹京派出的管理團隊在對方排斥的狀態下,只得強勢入駐。但接下來雙方的談判十分不友好,并很快招來了對方的暴力毆打、驅逐。

  2011年7月19日,李月英一方集合了40多名包括刑滿釋放人員在內的打手,破門而入。這些描龍繡鳳的打手對虹京公司派出的團隊大打出手。虹京公司7人被打傷。雖然這些打手多人被判刑,但包括取保人員在內多被判緩刑,幕后的主使仍然是謎。

  李月英為此“許諾50萬”收買了虹京集團律師,上演了一場“無間道”。

  5000萬投資,換來的不是利潤,而是鮮血。

  至此,雙方合作徹底破裂,矛盾不斷升級。

  第三節 K:顛來倒去的判決

  虹京公司的惡夢才剛剛開始。

  此時,對方簽約之初埋設的更隱蔽的地雷開始引爆。

  李月英不顧合同中約定的“糾紛在葫蘆島市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的約定,她先在地頭熟悉的撫順市望花區起訴了。

  撫順望花區法院一審判定:撒消虹京公司代表楊士成的股權。

  更荒唐的是,撫順市中院支持了這份判決。

  虹京集團被逼無奈,開始在遼寧省高院申訴。

  省高院復審撤消了撫順中院的判決。

  事情又回到了原點。

  而虹京集團面對一場場顛來倒去的判決,更多的是無奈。

  “為什么李月英一定選擇在撫順望花區惡人先告狀?傻子也明白是什么原因。”虹京集團的代理律師感嘆:沒有證據證明法官的自由栽量權被濫用。但這顛來倒去的判決,肯定造成了司法資源的浪費。

  經濟糾紛案件久拖不決,多會引發更多的社會問題。

  虹京公司因資金被困,經營一度限入困境,幾十名領不到工資的殘疾工人,被迫成了“訪民”。

  至此“5000萬”投資,不斷升級,并升格為“上訪案件”,虹京集團開始了在省、市、區多級政府和司法部門上訪。

  第四節 奪印

  北京幾名司法界人士座談這個案件時,都認為:誰投資,誰受益。?;ね蹲收呷ㄒ娌皇芮趾?,這是許多經濟類法律的法理基礎。但當一起并不復雜的經濟糾紛升格為一個“球”,在有權部門踢來踢去,被各路“高手”肆意炫技,簡單的問題便復雜化了。

  撫順,高灣,御龍灣小區,更奇葩的事件出現了。

  2013年8月上旬某夜,一輛吊車參與了一場盜竊。

  所盜物品為天麒公司的印鑒。

  2013年8月13日,因“股權”糾紛爭執不下,在虹京公司的要求下,撫順開發區高灣經濟區管委會出函證明,由多方封存的天麒公司的印鑒缺失了幾枚。

  虹京公司趕緊報案,但當地派出所以“經濟糾紛”為由,未予立案。

  印鑒是公司權利的象征。沒了印鑒怎么?;す救ɡ?

  不久,望花區街頭出現了巨幅廣告,以明顯低于市場價格銷售天麒公司名下的房產。再去查售樓款,已不知所終。

  虹京集團趕緊啟動對天麒公司剩余資產的保全程序。但被保全的資產忽然被置換成一塊權署不清的白地。

  原來,虹京公司申請的幾千萬保全物,又被“合法”置換了。而被置換出去的房產,被低價甩賣。

  “假如公章被盜,及時立案,會發生一系列資產流失的后果嗎?”楊清明氣憤地說。

  如今,面對天麒殘局,就是傷心,他們只能感嘆:“對外投資?一場噩夢!”。

  5000萬資金被套走,何時回本遙遙無期。本是一宗“互利”的生意,卻不歡而散,糾纏不清。這也許與撫順經濟開發區乃至整個東北三省的投資惡劣環境不無關系。

  某中央級媒體時政評論員尖銳地指出:“當一個地區充滿官商勾結的戾氣,正襟危坐的大人們在正義的法袍掩護下數著皮袍下的小,企業很難正常經營,一但出現問題,更不會大事化小。”

  李月英被本溪市明山區人民法院一審判處四年有期徒刑,但又被遼寧省高院裁定中止執行了,楊清明說:李月英揚言從北京“重金”請了“高人”!

  目前,李月英本人仍然是撫順天麒公司的法人代表。虹京集團的股權還在法律的麻團里糾纏。

  遼寧葫蘆島市仲裁委員會立案了,但當初的天麒公司的權益出讓人與擔保人李月英卻不見蹤影,仲裁通知遲遲不能送達。

  “10來個億的賣樓錢沒了,連人都找不到,除了向公安部門舉報,咱一個外地企業能有啥法?”楊清明感嘆。

  一場5000萬投資換來的殤痛還在繼續,并且投資人被不斷的污名化。并不復雜的案件被當成一個燙手的球在政府與司法部門間踢來踢去,各種利益述求都紅著眼睛。

  截至本報發稿,御龍灣一案仍一團亂麻。但近期各級政府對投資環境與法律環境的治理,也許會加快解決的速度。

所屬類別: 媒體焦點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

 
標題:
 
留言內容:
* 已輸入字符:0
小于等于500字符
聯系電話:
 
小于等于32個字符(包含0-9、-、(、)、頓號)
驗證碼:
   

目前沒有相應的留言信息。